从The Slants商标案中分析美国关于贬损含义注册商标的规定二

  该案中,“The Slants”不仅指向乐队,还传达了对于社会问题的看法。美国最高法院贬损性条款无法满足商业言论的审查标准。在确立的对商业言论的审查标准中,如果要对言论进行限制,前提是必须存在“重大利益”,而且该限制必须被严格控制。即限制本身不能超过其所服务的利益范围,而贬损性条款不符合这一要求。


  此外,美国最高法院为了保证考虑的周全性和理论上的完整性,还从利益平衡的角度进行了探讨。贬损性条款由于规制的范围过宽,破坏了利益平衡,其保护的利益是以牺牲更大的公众言论自由利益为代价,因此美国最高法院认定其违宪。美国联邦政府称贬损性条款是为了防止代表不足的群体被商业广告中的贬损消息轰炸,认为商业秩序被包含贬低种族、性别、民族、民族血统、宗教信仰、性取向和类似人群分类的商标所打乱。但美国最高法院认为贬损性条款禁止的范围过宽,排除的不仅是引人反感、歧视的商标,超出了服务利益的必须范围。而冒犯他人或者机构的表达并不一定会损害商业发展。商业市场上存有贬低知名人物和群体的商品,商业和非商业性言论之间的界限也不是很清晰。如果允许贴上商业标签压制所有可能导致政治或社会“波动”的言论,那么言论自由便会受到影响。


从The Slants商标案中分析美国关于贬损含义注册商标的规定二


  我国现行商标法第十条规定了不得作为商标注册的绝对情形,其中第八项规定的“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是“兜底”条款,但含有贬损含义的商标,目前是否属于具有“其他不良影响”的商标在立法上尚无定论,实践中对此亦存在一定分歧。如“泼妇鱼莊”因被认定为具有贬损女性之意而被驳回注册,此外还有“流氓兔”也同样被驳。


  但“泼辣嫂”“酒鬼酒”等商标却成功注册。笔者认为,在认定具有贬损含义的标识能否注册为商标时,我国可以借鉴美国最高法院的分析思路,是否具有贬损含义不应当是唯一的标准。审查者首先应当分析标识可能具有哪些含义、具有贬损含义的标识与其他构成元素的关系、商品或服务的性质,以及与商品或服务相关的商标在市场上的使用方式。如果标识本身具有贬损性,但根据指定商品或服务的性质、使用方式等不会导致相关群体的反感,则应当予以注册。相反,即使某一标识在一般情况下不具有贬损的意义,但在特定商品或服务的背景下产生了贬低或诋毁他人的效果,也不能获准注册。了解更多的商标知识和域名知识,请关注火名网公众号,火名网——优质的商标交易和域名交易平台!



国际商标

国内商标

商标交易

域名交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