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火名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全国客服热线:

400-9697-888

hangye

“毛巾事件”到底还是知识产权问题!

本不想在此时动笔,以避“蹭热点”之嫌,然故事跌宕36小时,最了解始末的人有点按耐不住了。看到各种不实不公的评论和行为,我想是时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了。不为“最生活毛巾”,更不为“网易严选”!

5月23日中午“最生活毛巾”创始人朱志军和我一起在公司附近吃午饭,因为公司在一栋楼,我们时常就很随意地一起聚餐了。餐间朱说到准备写一篇文章声讨网易严选抄袭他的产品,当时还打开手机给我看了。没有仔细琢磨,就应声说可以搞。其实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个老朱想“借势营销”,但直接跟网易碰会不会有点“以卵击石”,即使是雷军投了你。也没想过这事能闹这么大动静,以至于我要用“毛巾门事件”来形容。


晚上9:30分,果然收到老朱发来文章链接让我转发朋友圈,作为朋友当然毫不犹豫地转了。在这个创业者被认为是弱势群体的年代,标题直接抓住社会痛点,《能给创业者一条活路吗?》一文激起了千层浪,更激起了万千湖南血性创业者的推澜,不到10小时该文章就破10万+阅读量。此时我才知道这个事情可能真的闹大了,大概13小时后网易严选的高水准回应文《我有个创业者的故事,你想听吗?》出现。媒体出身的网易出手可谓菜刀砍电线火花四溅,一时让舆论导向转了风向。23小时后老朱又一遍回应文《你说我是“说谎者”,我只说些事实》出现,20分钟后网易严选网站上去掉了“G20专供”字眼,并开始促销卖自己的毛巾。

关于老朱的创业经历我就不详细说了,除了网络上拔出的那些,我可能比一般人知道的更多,但绝还不到定论他人格道德范畴。

一天半时间过去了,网络上还有层出不穷八竿子打不到边的文章冒出来。是时候结束闹剧了,让我们回归本真,深度地思考一些问题:

创业者面临的问题

被抄袭模仿:很多从事互联网创业的人融资时几乎都碰到过同样的问题,如果“BAT”做怎么办?是的,BAT做我怎么办? 中国的互联网创业几乎都是模式创新,而非技术创新,只要商业模式成立,BAT闪电般地就能复制出来。好在中国出了最新的政策,“商业模式”也可以申请版权。“毛巾门事件”只是一个缩影,有实力有背景的抄袭模仿者在中国大有人在。对于“山寨行为”,国家应该出具更加具体的法律法规,如“泰时捷”,明明已经在所有人的心智里认同他抄袭了,为何在中国市场依然在卖?

被资本碾压:互联网行业似乎在中国成了“反垄断法”的禁地,共享经济所体现出来的烧钱模式就是很典型的恶意竞争以达到垄断地位的模式,然后在中国却堂而皇之。对于一般的创业者,被模仿抄袭也就算了,后来者再拿资本来抢市场几乎就是置你于死地。

缺乏知识产权意识:呐喊有用,但在商业层面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很多创业者一上来就一顿猛干,创业的核心价值都没有抓住,“商标、专利、版权”等等。要么干好了被人抄袭模仿,自己只能忍气吞声后悔莫及,甚至还会被有知识产权的人直接KO。

市场面临的问题

模仿跟风成瘾:还记得那张有几百个共享汽车的icon图吗?几年下来我们记得的也许就只有滴滴出行了;直播、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只要有一个人融到资了,立马如雨后春笋般地出来了,那里还顾忌什么知识产权。这种创业思维在美国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甚至有些荒唐。

赚快钱成风:一元夺宝、现金贷、棋牌游戏、交易所,这些可以让人一夜暴富的项目创业者们如狼一般地前赴后继地冲上去,只要赚钱就做。不考虑对用户有没有价值,只考虑怎么把用户的钱从他们口袋里捞出来。少有人再去钻研科技,少有人坚持地做对社会更有价值的事情。

知识产权违法成本太低,维权成本却太高:在美国因为知识产权问题企业被罚得破产的比比皆是,然后在中国早年专利侵权最多只赔50万,现在最高也才1000万,而对于某些暴利行业,这些只是九牛一毛。而对于知识产权持有人来说,维权的成本却很高,时间又很长,等结果下来别人已经赚得盘满钵满跑了。所以我们要倡导国家提高知识产权违法成本,降低维权成本,提高办事效率。

再次回到“毛巾门”事件,我们得明确几点:

1、网易严选使用“G20”字眼肯定侵害了“最生活毛巾”权益,G20峰会授权的是品牌,而不是生产商;

2、网易严选在产品详情页排版、文案都刻意模仿了“最生活”,毋庸置疑;

3、最生活在产品上做的知识产权保护措施太少;

4、事件发生后网易严选促销甩卖,并以“有钱任性”自居有点藐视商业道德;

5、老朱第一篇文章喊话“丁磊”确有借势营销之嫌,这是网易严选项目的事而不应该扯到丁磊身上。

“毛巾门事件”值得深思,于国家、于商业、于创业、于自己。

创业“走正道方能行王道”

TOP